• <s id="iocak"></s>
    <sup id="iocak"><small id="iocak"></small></sup>
  • 龙岗要闻

    龙岗九旬归侨刘玉华 百首诗作尽诉家国情怀

    2019年02月02日 08:20 来源:深圳侨报

    刘玉华老人分享自己的原创诗歌。

    刘玉华老人作诗《红花岭上望龙岗》,纪念红花岭烈士。

    记者 何小娟文/图

    “阅尽唐诗寻好句,挑全花鸟伴天年。”在龙岗街道新生社区田祖上村,有一位年近九旬老翁不仅擅长作诗,在传统书法方面也颇有造诣。这位老翁叫刘玉华,字于鹤,是上世纪40年代的一名大溪地归侨。在其坎坷的一生中,当过教师,也做过农民,难得的是他乐观向上,?#28304;?#36523;教,不仅教导儿孙成材,更是心系家乡发展。

    近日,记者慕名来到新生社区田祖上村,采访了这位酷爱唐诗更爱作诗的刘老先生。

    初心不改教鞭丢了举牛鞭银锄落地笔杆悬

    初次见面,刘玉华老先生穿着深色套装,头戴灰色鸭舌帽,右耳挂着助听器,看上去精神矍铄。他居住的房子是上世纪40年代其父亲归国时所建,黑瓦白墙的雕楼,在周边一幢幢新楼的映衬下,显得破旧又斑驳。门匾上用麻石刻着“东日南天?#20445;鹤?#37324;种菜养鸡,颇有一番“种豆南山下”的诗意。“阅尽唐诗寻好句,挑全花鸟伴天年”、“鸡啼旭日红,虎啸山河壮?#20445;?#29260;匾、墙面随处可见的诗句,皆出自刘老先生之手,在他看来,“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”。

    刘玉华1931年出生于太平洋大溪地。1940年,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,9岁的刘玉华随父亲回国返乡。刘家崇文重教,刘玉华年少勤奋好学,成绩优异,先后就读新生小学、平冈中学,后又考上惠州师范学校。解放初期,因学校师资短缺,还?#24162;?#19994;的刘玉华就?#24576;?#35843;到淡水、新圩一带教书。

    1957年,因历史原因,刘玉华不得不回乡参加生产。虽有郁郁不得志的情绪,但刘玉华并未走向消沉,种田耕地之余,仍坚?#20013;?#20316;,向《参考消息》《农民报?#36820;?#25253;?#30342;又就?#31295;。同时,农闲时他还分别给两个幼子教授书法和绘画。三十年后,大儿子刘浒山获国家书法金奖(“中国魂-艺术与奥林匹克同?#23567;?#33402;术展书法类金奖)。

    “父亲是我的启蒙老师。”据刘浒山?#21310;洌?#20182;自?#36164;?#29238;亲熏陶,9岁开始临习字帖。小时候,因家里贫穷买不起笔墨纸?#29275;?#29238;亲便以棋?#22871;?#24403;纸,以清水为墨,每天都教他在砖上沾水写字,久而久之把棋?#22871;?#37117;磨穿了好几块。如今,他的狂草书艺自成一派,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。

    刘浒山在书法方面取得的成就让刘玉华引以为傲,为此,他还作了一首《书法梦(七律)》:“教鞭丢了举牛鞭,银锄落地笔杆悬。千秋笔墨惊天地,万古颠狂若云烟。中国魂圆书法梦,新华社发《复兴》篇,颠狂醉里寻求索,天高地厚极无边。”在刘玉华的老宅里,?#20004;?#20173;珍藏着儿子获奖的证书、刊登作品的?#21448;?#25253;纸。

    家国情深红花岭上望龙岗心系建碑奔走忙

    “清明悼念玉峰前,?#22871;?#23830;边忆当年。炮火连天排国难,枪林弹雨扑前沿,碧血升腾芳草绿,金身化土古松茵。放眼龙岗城池秀,回首山头战友眠。”这是1998年清明时节,红花岭战斗50周年时,刘玉华与原东江纵队二团团长李群?#32426;?#38271;登山悼念烈士所作的一首诗,当时还没有红花岭烈士纪念碑。

    “那次我们就想到要建碑,后来李团长约我到当时龙岗镇政府找领导研究建碑之事。”刘玉华?#21310;?#35828;,原先龙岗镇委决定将烈士纪念碑建于八仙岭,后由李群?#32426;?#38271;招集起包括刘玉华在内的10位父老乡亲,与镇领导开会后决定?#24917;?#22312;红花岭战场地。

    据资料记载,为了纪念1948年8月3日红花岭战斗,缅怀革命烈士的丰功伟绩,由原龙岗镇主?#20013;?#24314;红花岭烈士纪念碑公园。2004年,龙岗区委区政府决定将“红花岭烈士纪念碑公园”更名为“龙岗区烈士纪念碑公园?#20445;?#22914;今这里已成为龙岗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。这其中也有刘玉华的一份功劳。

    心怀天下事,悠悠龙岗情。从小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的刘玉华身上有着深厚的“家国情怀”。澳门、香港回归之时,他喜不自禁,作诗以庆祝。“澳湾水抱炎黄土,门外帆张中国风。回首山河成一统,归航风浪破千重。”

    近年来,刘玉华开始收集自己半个世纪失散的诗词,整理成册,起名《魄飞回》,共收录了百首诗作,有记录自己半个世纪风云潦倒故事的《魄飞回》,有献给香港回归的《还我河山》,有关注社会民生的《民工潮》……“天昏地暗魂啸哀,西天几上魄飞回。拼搏决心?#25346;?#19979;,巧合天工日日来,万苦千?#20004;?#19979;踩,百般无奈笔上台。中国魂金?#22303;?#20498;,天河水畔举高杯。”《魄飞回》这首诗正是以杜甫《登高》为灵?#26657;?#21453;其义而和。

    家风传?#20889;?#33590;淡饭轻名利腹有诗书气自华

    “投笔从戎壮?#26087;?#19990;界一流中国兵,青春十八正时候,?#20960;?#20891;营新长征。一带一路成一统,万里山河放在心。路在何方听党话,冲锋陷阵做精英。”2018年9月13日,18岁的孙子?#20960;?#20891;营,刘玉华特作诗《送孙参军颂》(七律)相送万里征程,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刘玉华?#38498;?#36744;的殷切寄语。

    ?#30333;?#38065;勿当官,当官勿赚钱”。刘浒山告诉记者,1984年他刚考上公务员参加工作时,父亲对他说过这两句话,他一直铭记在心。这几日,刘浒山与兄弟姐弟聚在一起,?#26377;创?#32852;,其中一副春联“粗茶淡饭轻名利,腹有诗书气自华?#20445;?#27491;是父亲刘玉华对他们的谆谆教诲。

    如今刘玉华已儿孙成?#29275;?#36825;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欣慰。在他看来,?#24049;?#30340;家风是代代相传的。“我的父亲便是归国华侨,虽无广厦?#37239;?#38469;,却有怀乡中国心。”而刘玉华自己一直以来,也坚持?#28304;?#36523;教。虽然现在生活条件变好了,但90岁高龄的刘玉华仍保持朴素的生活作风,与老伴住在老宅里,每天自己做饭洗衣,种菜养鸡,闲时读报、写字、作诗,自得其乐,颐养天年。

    刘玉华现在最大的心愿是“给后人留下一点文化遗产”。随着城市化进程步伐加快,现在田祖上村也被纳入了城市更新范围,刘玉华老宅隔壁便是大儿子刘浒山建的“文龙斋?#20445;?#36825;是以书法为载体,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民间艺术馆。刘玉华希望“文龙斋”能在城市更新大潮中得以保留下来,为后人留下一笔精神财富。

    编辑?#20309;?#23195;媛
    返回<<
    • 相关新闻
    江苏7位数怎么算中奖?
  • <s id="iocak"></s>
    <sup id="iocak"><small id="iocak"></small></sup>
  • <s id="iocak"></s>
    <sup id="iocak"><small id="iocak"></small></sup>